[股市360]专访中铝总经理余德辉:下大气力优化我国当前电解铝发展模式

http://www.gushi360.com  更新时间:2018-3-13 21:46  股市360  【字体:
  ----本文导读:----

  此前的十多年时间里,中国电解铝产能以年均15.73%的增幅快速无序扩张,连续16年居世界之首。

  当电解铝产业步入下行周期之后,行业内企业不得不承受和成本倒挂的市场价格,甚至纷纷无奈实行“弹性生产”来做最后一搏。更严重的结果则是,无序扩张的企业给环境造成了巨大负担,持续成为环境政策调控的对象。

  2017年4月,国家发改委等四部委联合发布《清理整顿电解铝行业违法违规项目专项行动工作方案的通知》(发改办产业〔2017〕656号文件,下称“656号文”),就此中国电解铝行业供给侧改革大幕拉开。

  “国家实施电解铝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效很显著,特别是在清理整顿违规违法电解铝厂这个问题上还是见了成效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铝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铝集团”)总经理、党组副书记余德辉近日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如此评价过去一年的行业状况。

  余德辉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铝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4.3%,产能增幅降为 7.9%。截至2017年底,全国累计关停在建及建成的违法违规产能约900万吨。产能置换成为电解铝行业扩大产能的唯一途径,跨省交易打破困局,2017年已公告完成置换的产能指标共416.4万吨,为历年峰值。与此同时,2017年铝价同比上升23.3%,行业效益大幅提升。

  但大幕仅刚刚拉开。余德辉坚定表示,“不能到此为止,应该更大胆往下走。”

  为此,他今年向全国两会提交《关于深化电解铝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行业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的提案》(下称“《提案》”),就如何让电解铝供给侧改革步入深水区建言献策。

  在这份《提案》中,余德辉重点提出中国长久以来“煤-电-铝”发展模式不符合国际趋势,特别是在中东部地区搞“煤-电-铝”发展模式的不科学。鼓励电解铝产能向有清洁能源的优势地区聚集、鼓励向具备新能源优势的地区聚集、鼓励向具有煤炭优势的边远地区转移、坚决淘汰落后产能、严控使用常规燃煤发电炼铝。

  官网显示,中铝集团成立于2001年2月23日,是目前全球第二大氧化铝供应商、第三大电解铝供应商。公司现有所属骨干企业68家,业务遍布全球20多个国家和地区。最新数据显示,集团资产总额5300亿元,2017年营业收入超过3100亿元。

  2017年累计关停近900万吨违法违规产能

  2017年4月12日,国家发改委、工信部、国土资源部、环保部四部委联合发布 “656号文”,正式拉开了中国电解铝行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幕。

  “656号文”是动真格的,新疆、山东等地的电解铝企业在2017年陆续发生了规模不等的产能关停。2月28日,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发布的《2017年有色金属行业运行情况及2018年工作考虑》中提到,清理整顿电解铝行业违法违规项目专项行动取得阶段性成果,违法违规项目已停产停建。

  余德辉对澎湃新闻也表示,“国家实施电解铝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效很显著,特别是在清理整顿违规违法电解铝厂这个问题上还是见了成效的。”其在《提案》中也给出数据,截至2017年底,中国在建及建成的违法违规产能累计关停约900万吨,2017年铝价同比上升23.3%,行业效益大幅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900万吨这一数值,占到中国目前电解铝建成总产能的逾20%,堪称力度空前。

  过去一年通过大规模关停违法违规产能达到了去产能目的,但行业的症结恐怕仍未彻底消除。余德辉指出,“现在长期结构性矛盾还是存在。”

  具体表现在,一是全球竞争力不强。余德辉指出,由于供需、区域、成本结构性矛盾交织,电解铝供电成本偏高等问题难以根本缓解,中国形成了全球电解铝规模和成本高地。“全世界都是用水电来炼铝,电价就很便宜,仅需3美分/千瓦时。”

  二是产业布局不合理。中国电解铝每年耗电5000亿千瓦时,消耗标煤1.8亿吨,碳排放量超过4.5亿吨。其中,43%的产能聚集在京津冀周边地区,环境容量严重不足,环保和减排任务艰巨。

  三是发展模式不科学。中国电解铝电力供应以煤电为主,而使用水电等清洁能源已成为国际主流,每吨铝可减少约13吨碳排放,减排率高达85%。值得注意的是,余德辉还强调,“对中国电解铝行业来说,煤电用到的煤普遍还是从很远的地方拉过来的煤,并不是就地消纳。”

  四是资源保障不可持续。余德辉提到,中国以仅占全球3%的铝土矿资源支撑超过50%的氧化铝、电解铝生产,资源保障能力严重不足,铝土矿对外依存度已超过60%。

  给电解铝供给侧改革步入深水区开“药方”

  累计关停约900万吨违法违规产能,仅仅是对中国电解铝行业进行了一个粗略的调整,“精细活”还在后面。

  余德辉对澎湃新闻表示,“电解铝行业还要发展,还有这么多产能都在经济发达地区、环境容量不足地区,不能到此为止,应该更大胆往下走。”

  余德辉为“大胆走下去”开了“药方”,即“三鼓励一淘汰一严控”。鼓励电解铝产能向有清洁能源的优势地区聚集、鼓励向具备新能源优势的地区聚集、鼓励向具有煤炭优势的边远地区转移、坚决淘汰落后产能、严控使用常规燃煤发电炼铝。

  实际上,除坚决淘汰落后产能外,上述“药方”中的其余四条均指向“煤-电-铝”模式。

  如前所述,中国电解铝每年耗电5000亿千瓦时,消耗标煤1.8亿吨,碳排放量超过4.5亿吨。这使得电解铝行业成为电力密集型产业,对电解铝企业来说,用电成本占据其生产成本的45%左右。同时,大量煤耗对环境也产生巨大压力。

  余德辉表示,西南地区有水电资源优势和核电项目规划,海外铝土矿资源便利,可以有序承接电解铝产能转移,推进水电铝、核电铝发展,减少电力跨区大规模调度,实现清洁能源就地消纳。

  “宁可停掉煤电,也要让水电和核电来多发”,这是余德辉的观点。至于强调就地消纳,余德辉表示,“清洁能源大部分都在边远地区,没必要输送上千公里来炼铝。”

  除清洁能源之外,具备新能源的地区也具备布局优势。“有新能源的西北地区,比如西北的风电,为什么不能通过区域内劣质煤电与风、光电组成智能微电网,积极发展风光煤电铝?”

  余德辉继续指出布局方向,“如果上述两种地方你都不愿去,那也要向具有煤炭优势的边远地区转移,就地消纳劣质煤实现煤电铝一体化发展,而不应该把煤送到上千公里以外的地方再去发电再去炼铝。”

  既然“煤-电-铝”模式在中东部不值得推广,那已使用常规煤电炼铝的存量产能将如何撬动?

  他认为,可以采取慢慢倒逼的方式,用绿色电力的配额、差异化定价等经济手段逼企业转移产能到刚才说的那三个地方去。特别是将来包括产能置换在内的新建产能。“严禁用常规燃煤来炼铝的话,他就肯定不能再就地再搞了,他就会向这三个地方转移。”

  他提到,可以把使用清洁电力作为环评、土地、信贷等审核把关的重要内容,倒逼电解铝加快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

  余德辉还分析道,“边远地区做不了大的产业,交通又不便,但是它有能源优势,电解铝的产业发展对拉动地方经济的发展有很大的作用。应该把电解铝产能转移到有能源优势的贫困地区去雪中送炭,而不要在环境容量有限的发达地区去锦上添花。另外,把煤、电输送过来也是一种浪费,把厂搬过去反而创造了就业,带动了就地转化。”

  “供给侧改革不仅仅是一个总量控制,总量控制是第一步,更主要是布局优化,把产能搬到适合它发展的地方。”他反复强调。

  中铝扭亏脱困:基于存量的工作,人努力天帮忙

  作为中国铝行业的领头羊,同时又是央企,中铝集团的业绩在前几年却有些“尴尬”。

  转机出现在2016年,彼时也恰逢铝价开启久违的上涨模式。2017年,中铝集团更是取得各板块首次全部盈利的“成绩单”,全年完成全年完成营业收入超3100亿元,同比增长17.5%。

  “中铝这三年主要是在存量的基础上在做扭亏脱困的文章,一企一策去治理。再加上人努力、天帮忙,市场也回归到比较理性的范围,所以我们扭亏脱困有一定的成效。”余德辉如此评价。

  目前的中铝集团已达到了两个“平均线”以下。 “一个是生产成本达到行业的平均线以下,表明公司有一定的持续盈利的能力。第二个是在资本运作、国家政府支持、市场化债转股等措施下,负债率大大的降低,下降幅度超过20%,降至央企平均线以下,使得财务费用支出减少。”

  不过正如余德辉前述提到,中铝集团扭亏脱困的顺利实现同样离不开“天帮忙”。

  2015年年底,电解铝价格一度跌至9500元/吨左右,全行业基本处于成本倒挂水平,纷纷主动实施“弹性生产”。进入2016年之后,铝价开始回暖,2016年底铝价恢复至13000元/吨左右,中间一度冲破15000元/吨大关。随着2017年行业供给侧改革的推进,铝价在2017年8月曾突破16000元/吨高点,创下6年高位。

  值得注意的是,进入2018年以后,铝价似有疲软迹象,目前电解铝价格徘徊在14000元/吨附近。

  对于铝价,余德辉也表明观点。“近十年平均价在14500元/吨上下,目前价格虽不理想但相信能保持在15000元/吨,可以促进行业全产业链稳定健康发展。”余德辉同时认为,铝价继续下跌可能性较小,“首先有成本作为支撑,另外市场还得相信供给侧改革的力度,还会加大,还有预期。”

  新动能:产业链由“橄榄型”变成“哑铃型”

  为巩固扭亏脱困获得的不错开端,中国集团将将继续围绕“三去一降一补”这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线对存量优化。“我们认为盈利能力还是很脆弱的,离市场的预期还是比较远的,但是毕竟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余德辉介绍,中铝集团要优化存量资源的配置,改造提升传统的产能。“过去我们这个面很大,现在我们就不太一样了,要集中精力来解决一些布局不合理的问题,重点在优势地区打造产业基地。”

  “比如说氧化铝,我们在广西、贵州都有优势,我们就要做加法。再就比如说内蒙古既有煤炭资源,又有新能源,所以我们就搞基地建设,将来打造成北方的电解铝的标杆。”

  而对于一些不适合继续发展的企业,余德辉称要当机立断转型退出。“一方面,对于位于城市中心的困难企业,慢慢退城进园,搬迁改造。另外一方面,我们用精准扶贫的方法,一企一策,通过技改把它规模缩小,跟它资源相匹配。而对资源有限、设备陈旧、环保欠账很大的生产线,我们坚决把它关闭、退出,转移到有能源价格优势、资源优势、物流优势的地方去发展它。”

  “对传统产能不像过去一样的就地‘水多加面’、‘面多加水’,而是向优势地区集中。”他形象地总结这场未来的布局行动。

  不过,中铝集团不仅不会止步于优化布局,还将重点注入新动能。

  “电解铝行业是一个周期性的行业,某种意义上来说,做一个大企业,你必须与时俱进,适应新的发展,所以我们现在就提出扩大优质增量的供给。”余德辉如此阐述注入新动能的必要性。

  而新动能则要从眼下产业结构不平衡的现状中找到突破口。“我们之前的产业结构太单一了,中间很大,两头很小,上游资源不多,下游应用前景很好的产业也不发达,都集中在中间冶炼这个环节上。”这也被称为“橄榄型”企业。

  “所以中铝集团提出科学掌控上游,优化调整中游,跨越发展下游,未来要把‘橄榄型’的企业变成‘哑铃型’的企业。”余德辉说。

(责任编辑:DF075)


--股市360财经频道讯
本站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股市360立场无关。股市360不保证其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和有效性,本版文章的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并未经过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数据的准确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字体: 】 【收藏】 【打印此文
 
股市焦点
财经焦点
热点资讯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伙伴  |  法律声明  |  人员招聘  |  征稿启事  |  意见征集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1996-2018 股市360 gushi360.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